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教育 >

在线教育的价值是长期赚钱?教育部将重点治理“唯利是图”行为

原创 张冰清 未来网
“大力度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的重点是整治唯利是图、学科类培训、错误言论、师德失范、虚假广告等行为。”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表示,“这是当前面临的紧迫难题,这个难题破不了,教育的良好生态难以形成。这件事非办不可,必须主动作为。”
未来网记者发现,不少在线教育机构被曝出存在虚假宣传、破产跑路等问题。前不久,猿辅导、作业帮、清北网校、高途课堂的广告中同一大妈一会儿饰演“拥有40年教龄的英语老师”,一会儿又变身“教了一辈子数学的资深数学老师。”的操作就引起了各界的议论。
法律专家表示,“通过表演,扮演数学老师、英语老师或教育专家,误导家长、学生的行为涉嫌虚假宣传。”
吊诡得是,此次共用同一个“演员”做营销的4家教育机构中,猿辅导和作业帮都参与签署了《K12在线教育行业自律公约》。
在线教育如何初心“在线”?
据未来网记者了解,《K12在线教育行业自律公约》是由网易有道、51Talk、作业帮、猿辅导、掌门教育、学霸君、巨量引擎等7家在线教育企业在2020年9月共同签署。这项公约从师资、课程服务、广告宣传、收费退费、合同条款等方面进行了规范,用以提升行业自律,提高企业服务质量,切实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其中,公约要求成员企业广告及宣传内容必须真实合法,不得含有虚假内容,在培训平台的显著位置公示收费项目、标准及退费办法等。
如今看来,似乎与虚假广告宣传的行为显得相悖。1月1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名为《资本漩涡下的在线教育》的文章,点名在线教育滋生的乱象与监管问题。随后,新华社、人民日报刊发评论文章,直指在线教育有不少野蛮生长乱象。
“对于在线教育机构来说,无论融资规模有多大,都不能背离教育的初衷。要把精力放到教学研发上,守住服务的质量底线”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指出。
在线教育机构如何守住教育初衷?
作业帮创始人、CEO侯建彬在寄语2020年时表示,“我们将时刻铭记我们是一家教育公司,我们面对的是一对父母的期许、一个孩子的未来、一个家庭的希望。我们将继续修炼内功、提升品质,在规模提升的同时持续保障学习效果。”
一个共识是,在线教育的根本是教育而非在线,“更加重要的是如何增进对教育本质的理解,和对教育价值的坚守。”高途课堂联合创始人罗斌在1月31日“极客公园x抖音”创新大会2021上表示,因为对于更多家长和学生而言,在线教育仍然是新兴的学习模式,评判一家教育公司好坏的标准十分简单,就是教育质量的保证,和学习效果的提升。
人民日报评论文章中说道,“无论科技怎样进步、时代如何发展,教育的本质不会发生改变。在线教育行业不能偏离‘教育’二字。在课程品质、教学能力、个性化教学上下功夫,用优质服务留住用户,如此,在线教育才能行稳致远。”
在线教育的价值就是长期赚钱?
“竞争的方式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事情只发生在公司与用户之间,并不是竞争对手与公司之间。企业价值确实不是赚钱,而是能够长期赚钱。应该关心价值的增加”。猿辅导创始人李勇在今年1月29日腾讯投资出品的《对话:回响2020》纪录片中坦言。
未来网记者注意到,李勇鲜少在公开场合发表讲话,或是接受媒体采访。为数不多的采访中,似乎也只提及了对企业价值、行业竞争的理解,以及疫情对在线教育、对公司的影响。
李勇也表示,“对在线教育行业来说,企业价值是非常清晰的。就是你的能力以及你的用户规模,对应的品牌。我们觉得最终,用户会更多地依据品牌来做选择。”
猿辅导近年来逐渐成长壮大为在线教育领域估值最高的独角兽是猿辅导。2020年3月,猿辅导宣布完成10亿美元F轮融资。10月,猿辅导再次宣布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已完成交割。2020年,猿辅导累计融资额高达达32亿美元。
而人民日报日前刊发评论文章《人民日报新语:在线教育,莫背离初衷》中指出:“对于在线教育机构来说,无论融资规模有多大,都不能背离教育的初衷。要把精力放到教学研发上,守住服务的质量底线。”
而清北网校的背后是字节跳动。其前身是华罗庚网校,被字节跳动收购后成为其主打的面向k12的在线教育品牌。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2020年3月发布全员信,提出要将教育作为新的战略重点。为此还专设了1万人的教育事业部,准备秣兵立马的大干一场。
2020年7月16日,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在一场演讲上,首次完整阐释了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理念、使命、优势和规划。并特别强调,“我们做教育是认真的。”
“越是影响力大的平台,做教育就越要有底线,坚守初心。”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向未来网记者表示。
遵循教育规律 坚持做教育才是王道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