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互联网 >

入职大厂,我容易吗?

大厂是座围城,进去难,出来更难。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燃财经工作室,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曹杨 谢中秀 冯晓亭 杜晓玲 郭一梦 侯燕婷

编辑 | 赵磊

春节假期刚过,许多职场人的心就按捺不住了:年终奖熬到手了,终于可以跳槽了。猎头们和HR们也摩拳擦掌,“金三银四”是招聘旺季,能不能给今年的业绩开个好头,就看这两个月了。连普通员工都四处留“码”,希望内推成功能拿到一笔丰厚的内推奖励,朋友圈、脉脉甚至相关新闻的留言区,都能看到招人内推的信息。

对于互联网人来说,跳槽往往意味着涨薪,而跳到大厂,是每一个互联网人的梦想。究其原因,无外乎大厂们高额的薪水、丰厚的福利与远超小厂的履历竞争力。

举个最近的例子,短视频第一股快手上市首日暴涨161%,上市后两位80后创始人宿华和程一笑身价超千亿,快手持股员工人均获利超千万元,有员工2017年入职已获利9000万元,这是只属于互联网大厂的造富神话,过去的几年间,这样的故事反复上演。

即便没赶上上市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华为分红400亿元、陌陌员工人手一部顶配iPhone12也足以让小公司的“打工人”们艳羡了。

入职大厂,是许多人从学生时代就树立的理想。一场毕业旅行、一次毕业告白、一台毕业演出和一份大厂入职Offer,正在成为一个应届毕业生的四大必做清单。然而,执行起来,与前三项相比,毕业就能拿到一份大厂的入职Offer似乎难了很多。

根据36氪报道,2019年,腾讯校招接收了几十万份简历,但最终发Offer的只有3000多份,录取率不超过3%。而到了2020年情况就更加惨烈,某知名互联网公司非技术类的报录比达到惊人的3000:1,而2021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最热报考岗位的报录比为2774:1。

不管是互联网职场人,还是应届毕业生,都对大厂Offer梦寐以求,为了能够顺利入职大厂可谓是锲而不舍、煞费苦心,但结果往往竹篮打水,本期小酒馆,我们和一些小伙伴聊了聊他们入职大厂的心路历程。

他们之中,有的人即使经过了多次面试都没能走进大厂的大门;也有通过多渠道、多方式投简历,最终连大厂的面试机会都没拿到;当然也有幸运儿,一毕业就进入华为这样的大厂;也有自己放弃阿里的Offer而后悔不已的。

入职互联网大厂,意味着高工资、亮丽的履历和偌大的成长空间。但同时,互联网大厂动辄996、007的工作制度也让很多人争先入局后感到不适与迷茫,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

大厂就是一座围城,个中苦乐,也许连身在其中的人都很难说清,但依然吸引着年轻人们前赴后继,适不适合,值不值得,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一年面两次字节跳动,都没过

叶知秋丨29岁 媒体人

2020年,我面了两次字节跳动,都是运营岗,但分不同平台,第一次是抖音的运营,第二次是西瓜视频的运营。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