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关注 >

农民工月薪上万 高吗?

年轻的农二代与其选择拖车司机一类的高薪蓝领,还不如选择上大学,将来争取成为高薪的白领。他们不是给快递、外卖等生活服务业,而是给扩招后的大学、给白领职业的发展前景吸引走的。尽管能进入IT、金融等高薪行业的,只是一小部分大学毕业生。这才是深圳拖车司机高薪仍然用工荒的原因。

  最近四五年,在以农民工为主的蓝领劳动力市场上,出现了这样的现象:蓝领收入水平提高与缺工并存,月薪上万仍然“用工荒”“招工难”的报道屡见不鲜,缺工范围从制造业扩大到交通运输业。

  月薪上万算得上高薪吗?单看薪酬本身,应该算。根据国家统计局《2020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全国农民工去年月均收入4072元,其中外出农民工月均收入4549元。与之相比,月薪万元至少高了1.2倍。

  但笔者认为,月薪高不高不能只看月薪本身,还应该考虑以下两个因素:第一,高薪职业是否稳定?第二,月薪水平是否足以维持农民工全家的生活?

  高薪与零工

  说起月薪上万仍然“招工难”,当前最常提到的例子,就是“老板排队被工人挑”的制衣业(特别是广州康乐村、大塘村一带),多家媒体曾刊发相关报道,包括《第一财经日报》。

  制衣业有以下特点:

  第一,订单从大批量转为小批量,一年中旺季短、淡季长,淡旺季产量(从而用工数量)相差悬殊。

  第二,为适应产量的波动,除少数关键岗位的技工外,其他工作大量使用零工。有订单随时招工,没有订单随时解聘。零工人数高达员工总数的一半至三分之二。

  零工的流行与农民工的选择也有关系。旺季时,农民工(特别是已在制衣厂工作过1~3年、技术水平较高的熟练工人)供不应求,零工的工资水平往往比长期工高,高出的幅度至少达20%,多的甚至是100%;零工还可以挑选自己做得顺手的款式和物料。正因为如此,不少农民工特别是熟练工人,干脆当上了专门的临时工。

  第三,订单要货急、招工难时,零工收入折合成月薪确实上万元,但高工资持续时间短(有说只有半个月),用工荒一旦缓解,老板随时可以降工资,甚至每天的工资都不一样;而且与高工资相匹配的,是一天长达15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把淡旺季、劳动强度都算上,再按年收入平均到月,这类农民工的收入并不高,与“月薪上万”差得远。

  上述特点并非今年才出现,它们至少持续了10年以上,农民工对此中利弊心知肚明。以往蓝领劳动力市场总体上供过于求,农民工从事这类工作总比闲在家乡、没有收入要好。近几年,农民工供求趋于平衡;2014年以来,50岁以下农民工数量稳中有降,减少得最多的是30岁以下的青年。在此大环境下,制衣业一类的行业缺工,特别是几乎招不到90后,在笔者看来完全正常。

  高薪与边缘企业

  有这样一类企业,它们虽没有达到朝不保夕的程度,但往往在盈亏边缘挣扎。这类企业,我称之为边缘企业。

  国民经济或所在行业的大环境不好,边缘企业日子固然难过;国民经济或所在行业的大环境不错时,边缘企业日子仍然难过。

  去年下半年以来,由于率先控制住新冠肺炎的流行,中国经济迅速恢复,许多制造业行业订单特别是外贸订单大增,《第一财经日报》等媒体刊发过多篇报道。即使如此,在作为中国市场经济高才生的浙江省,也还有22.8%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没有实现盈利。

  举例来说,不少制造业行业目前面临的形势是:一方面需求旺盛,另一方面原材料价格暴涨。边缘企业规模小、资金有限,往往是拿到订单后再去购买原材料;与有能力预付定金因而能通过长期合同锁定原材料价格的同行相比,原材料涨价时它们处于不利地位。那么,能否把原材料涨价增加的成本转嫁给客户呢?边缘企业陷入两难。不提价,它们赔不起;提价,又怕客户和订单流失。于是边缘企业只好把生产出来的产品压在仓库里,“价格谈至不亏本才敢出货”。

  订单大增需要增加人手,10多年前这不是问题。因为当年蓝领大大供过于求,随便什么样的企业想招工,都有一大批农民工愿意来。

  最近几年,情况变了。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调查,2014年以后,50岁以下农民工数量稳中有降。2019年全国新增农民工241万,但同年50岁以下的农民工数量减少了453万。就算把进城落户但仍从事蓝领工作,数量高达每年四五百万的“前”农民工算上,2019年蓝领供求也只是基本平衡。如今,一大批制造业行业订单大增,蓝领用工荒必然加剧。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