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互联网 >

蔚来、理想、小鹏造车三宝,谁能笑到最后?

最能烧钱的蔚来,市值成了三宝之首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风云榜”(ID:hlwfengyun),作者:bobo,36氪经授权发布。

5月26日,随着理想汽车交出2021年Q1财报成绩单,国内造车三宝蔚来、理想、小鹏2021年第一季度的作业也算交齐。

财报公布后,三家股价均呈现出上涨态势,在经历了3月份的股价齐齐下跌,市值接近腰斩的“共患难”之后,新势力三宝股价终于迎来了“同富贵”,大概是由于同属于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佼佼者,所处市场环境和企业体量也都类似,间接导致了投资者对三家企业的看法也大致相同,这一点在K线图的走势反应上来看尤为明显。

三家股价对比

如果综合三家企业的经营策略与产品特点,从一季度财报入手,结合往季财报观察去看蔚来、理想、小鹏,他们各自都存在有什么优势与缺陷呢?

最能烧钱的蔚来,市值成了三宝之首

蔚来一季度营收79.8亿元,同比增长481.8%,营收为新势力三宝第一,同样领先的是蔚来的总市值,截止至2021年6月3日收盘,蔚来总市值为674.41亿美元,超过理想与小鹏的市值总和(小鹏280.56亿美元,理想220.19亿美元)。

蔚来领先优势明显,大概由于蔚来摆脱了前期投入高,烧钱多毛利率却低的困境。蔚来一季度财报显示,毛利率高达19.5%,为同季度三家企业中最高,纠葛不清的优劣势在增长的毛利率下显得逐渐清晰,蔚来从三宝中最能烧钱的一家,成功转为了最能赚钱的那个领先者。

能烧钱不一定代表“会”烧钱,有投入资金是件好事,但投向错的地方就成了坏事。从2020年的经营亏损和运营成本可以看出,蔚来较为重视用户端体验,2020年蔚来全年经营亏损收窄至46亿元,运营成本减少至64.8亿元,蔚来虽然已经意识到因过于重视用户端体验,会导致运营成本和经营成本的高额支出,但或许由于企业管理惯性的问题,无法短时间内有效解决,致使蔚来陷入毛利润难以提升。

彼时,蔚来的毛利率还为-12.2%,每卖出一辆车亏损就会扩大一分,但或许就像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说的那样:“在新能源造车这么伟大的市场里,赚钱是可耻的。”蔚来身体力行在研发成本端加大投入,同时完善销售渠道的建设,如果说“人生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的话,那这句话在蔚来的身上就是,“前期的每一分投入,都为在为现在的市值和盈利铺路”。

蔚来也许是看到了星辰大海,并相信未来一定能抵达彼岸,蔚来选择了继续扩大产能拓宽销路。先是与江淮合作启动了工厂的扩建工作,计划到2021年底实现单班15万,双班30万产能;销路上蔚来设有23个蔚来中心和203个蔚来空间,覆盖中国121个城市,2021年计划继续增设蔚来中心和蔚来空间到43个和323个;2020年7月24日,蔚来上市新产品“EC6”拓宽产品线。

现在回头来看,蔚来的每一步都走的极为大胆,但当下超过理想与小鹏总和的市值和上升的毛利率,证明了蔚来当时抉择的正确性,蔚来不止能烧钱,而且“会”烧钱。而在其中起到作用的大概有三点,一是品牌力的打造,二是较为丰富的产品线,三是规模效应所带来的边际成本递减。

但当下看似风光的蔚来,存在着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

一是“代工”的生产模式。销量领先的蔚来长期被产能问题所困扰,当下蔚来的ES8、ES6、EC6车型均由江淮蔚来工厂生产,自2018年4月投产至2020年末,蔚来向江淮汽车支付有损失补偿4.555亿元及制造加工费7.784亿元,在小鹏也从海马“代工”转为自建工厂的当下,新势力三宝中采用“代工”模式的已只剩蔚来一家。

二是供应链合作伙伴的产能不足。此前蔚来因芯片短缺,暂停了生产活动5个工作日,原本具备月产1万产能的工厂,因生产材料短缺只能实现月产7500台,产能下降一方面减少了蔚来的销量,间接造成整体营收下降,另一方面产能下降促使交付周期延长,会打击到消费者的购买倾向。

产品单一的理想,陷入增长困境

前文提到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说过“在新能源造车这么伟大的市场里,赚钱是可耻的。”而美团作为理想的投资方之一,作为美团前副总裁的王慧文说的这句话,可以称作是“官方吐槽”。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