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热点 > 国内 >

万字成都调研报告:中国农村未来的方向在哪里?

 原标题:万字成都调研报告:中国农村未来的方向在哪里?

  文|《财经》记者 邹碧颖

  随着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振兴促进法》正式施行,乡村振兴的战略部署与落实得到法律规范,确保乡村振兴在各地不松懈、不变调、不走样;伴随农村土地制度的改革深入,一个崭新的城乡中国将逐步浮出水面。

在明月村的村道旁卖竹笋、青菜、耙耙柑的村民。摄影/《财经》记者 邹碧颖

在明月村的村道旁卖竹笋、青菜、耙耙柑的村民。摄影/《财经》记者 邹碧颖

  到了改写中国农村面貌的时候了。

  6月1日,乡村振兴促进法正式施行。这部法律为中国农村的未来划定了基础框架,其中提出的“盘活农村存量建设用地”“培育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正成为各地政府探索乡村振兴的重要依托。

  时针拨回40年前: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确立,打破了人民公社大锅饭,开启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受益于“包产到户”,吃饱饭不再是难题,大批农村青壮年劳动力涌入城市,推动了中国的工业化进程。然而40年过去,城乡之间的鸿沟依然凸显。年轻人流失、村庄空心化、乡土走向了芜败与凋敝。

  眼下,以土地财政谋城市发展的传统路径也已经走到尽头,牺牲农业来反哺工业的发展方式难以维系。城市与乡村、土地与GDP相互牵连,农村改革再次来到了关键时点。

  未来的中国农村会变成什么样?四川成都自2003年起在全国率先探索城乡统筹、城乡融合的路径,成为中国近20年来为数不多的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缩小的城市。这些年,成都在土地制度改革探索中催生了一些新形态的村镇,从中,我们或能窥见乡村振兴的一二可能。

  福洪镇位于成都青白江区,距离市区约25公里。2005年,福洪撤村并组时,当地没有任何支柱产业,丘陵地区的人均耕地不足一亩,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4216元。老镇上住着几百来人,城镇化率仅2%。近十年,通过土地整治与村镇规划,洪福镇大规模种植杏树,发展乡村旅游与加工产业,一跃成为特色小镇。

  福洪镇的村民,如今一部分留在农地里耕作,一部分进镇进城,从二三产业中寻得了栖身之所。

  四川大学经济学院经济系主任、原成都市国土资源局政策法规处处长姚树荣教授对《财经》记者表示,中国正处于“乡城中国”向“城乡中国”演进的过程中,这一阶段或将持续至21世纪中叶。农民农村将呈现出持续分化的态势,以土地谋生,固守乡土的有之;离开乡土,进城务工的有之;离开城市,返乡创业的也有之。

  在姚树荣看来,“一刀切”的土地制度,很难满足“城乡中国”阶段的需求。中国未来的土地制度应当更具有弹性和灵活性,以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撬动乡村产业的重构,让乡村实现自我生长,与农民进城、财政支农一道成为乡村振兴的重要支点。

  “增减挂钩”催生的新城镇

  5月中旬,福洪镇杏花村的2万亩杏子由青转熟,吸引了不少城里人前来采摘。从前,当地村民也零星地种过柑橘、梨、柚子等水果,但都不成气候。2001年,杏花村试种200亩新品种杏树成功,逐步扩大规模,成了四川少有的杏花观赏区。“福洪杏”声名远扬,每年的杏花节也能吸引来几十万游客。

  如今在杏花山上,成都和盛家园实业有限公司开发了四座独院民宿,乡间的石板小径穿过果园,民宿建筑使用红墙、竹子等本土元素进行设计,周末经常住满客人。从一座三层楼的小院望去,满山杏林尽收眼底,夜晚还能见到城市的点点灯光,一日住宿收费可达2680元。

  民宿周围的15亩杏林由原来的一户农家负责日常管理。和盛家园引进四川农业大学的技术与专家,为老树嫁接新枝,现在水果最贵能卖到30元一斤,产出由企业、农户按照三七比例分成。和盛家园董事长胡林告诉《财经》记者,果园的价值不仅在于水果本身,更重要是通过环境与生态的营造,提升民宿的附加值。未来,他们还计划将民宿扩容至20多个。

  “客人来了,杏子果盘送上来,走时再送几个,这个感觉就对了。”胡林将民宿的运营理念称为“亲戚朋友来了”。据介绍,每座小院都聘请一位村民大姐管理维护。她们会提前告知客人位置、交通,负责打扫房间,准备一日三餐和下午茶。足不离村,这些村民每月能获得4000多元的工资,外加“五险一金”作保障。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