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东莞 > 关注 >

奶粉VS母乳:母亲喂奶有“成本”吗?

原创 沉狍 南都观察家
沉狍
全文6000余字,读完约需12分钟
购买奶粉花的钱是“成本”,那么母亲喂奶所付出的种种劳动是不是“成本”呢 ?我们需要认识到:被排除在市场体系以外的养育和照料工作,包括哺乳,也是劳动,也有“成本”。不能以货币衡量,不等于没有价值、不昂贵。
2021年8月5日,新华社发布《专家提醒警惕配方奶粉营销影响母乳喂养》一文,引述中国营养学会“世界母乳喂养周”(每年8月1-7日)主题研讨会的专家发言,指出“配方奶粉营销是影响孕产妇选择母乳喂养的一大原因,需要加强对母乳代用品营销行为的规范”,“近几年来我国婴儿出生率呈下降趋势,但是配方奶粉的销量持续上升,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更多的妈妈选择了配方奶粉喂养。”
此文由上至下释放出重视母乳喂养的清晰信号,更“在奶粉行业掀起不小的波澜”。次日,“A股、港股乳制品集体大跌”[1]。舆论多将此番对母乳喂养的强调,与“三孩政策”出台后的一系列改革相联系,视之为鼓励生育之举[2]。
从科学角度,母乳喂养的优点毋庸置疑。然而,提倡母乳喂养,为何被视作与鼓励生育相联系?也许是由于,购买奶粉哺育婴儿,将大大加剧“养育成本”——不论是购自琳琅满目的母婴店、超市和网店,或是漂洋过海地代购进口奶粉。如评论所指出的,“宝宝出生后仅奶粉这一项就是一笔很大的开销,昂贵的养育成本让年轻人对于生育望而却步”[3]。
既然奶粉成本高昂,为何不母乳喂养呢?毋庸置疑,商业的力量的确在发明需求,制造着关于奶粉的神话,以鼓动消费。然而,被奶粉营销所蛊惑,想必不是不选择母乳喂养的全部因由。
本文所要商榷的,就是奶粉以外,母乳喂养的“养育成本”:购买奶粉花的钱是“成本”,那么母亲喂奶所付出的种种劳动是不是“成本”呢 ?我们需要认识到:被排除在市场体系以外的养育和照料工作,包括哺乳,也是劳动,也有“成本”。不能以货币衡量,不等于没有价值、不昂贵。
▌奶粉营销史
打开电视,很难不看到奶粉广告。白净光洁的宝宝躺在大洋洲的草原上,配音则宣讲着奶粉的科学配方和营养成分。不论在中国还是其他地区,奶粉已成为百姓日用的婴儿哺育方式。
可是,作为一项晚近的发明,以配方奶粉为主要形式的牛奶,何以成为现代世界主流的喂养方式之一?
在科学育儿知识和纯母乳喂养等话语传入之前,古代中国的婴儿哺育方式以母乳喂养为主。母乳之外,米浆等谷物糊和家畜奶等代乳品也常被使用。上层阶级的女性则常以乳母代劳,不必然将哺乳视作母亲的职责,与“授乳是天然母职”的现代想象有所不同。
进入现代以来,奶粉哺育习惯在世界范围内的从无到有,离不开“奶粉市场营销活动”。对奶粉喂养优越性的言说,这是一个建构的过程。
在奶粉企业生产并传播的奶粉育儿知识中,奶粉被表述为科学的、现代的象征。对于非西方国家,奶粉的权威性更因其发明地(西方)和作为“先进工业产品代表”的身份而得到凸显。时至当下,奶粉广告仍然常以白人婴儿、西方景致出现,隐喻着进步、发达、高级的全球阶序。

▲ 民国时期的牛乳广告多宣传奶粉等牛乳制品的丰富营养。二十世纪初,奶粉喂养在中国的发生时刻,就伴随着商业广告的科学话语和进步想象:“关系世界人类之进化”、“据美国著名某医生云”、“天然最完善之食品”等等。© 1920年《申报》,引自《母乳与牛奶》
为了盈利,奶粉企业会无所不用其极地使用宣传手段,建构奶粉的无上优越性,甚至编纂出贬低母乳价值的宣传话语。乃至于在很多地区,从欧美到亚非拉,母乳都一度被视作不科学、不营养的食品,与落后相联系。
然而各种研究证明,母乳所含的各种营养物质最适合婴儿的吸收,能满足婴儿不同时期的生理需求,是任何其他食物无法取代的。母乳中所含的丰富的抗感染物质可以预防婴儿疾病,有效减少死亡率[4]。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联合倡议,婴儿出生后1小时内应开始母乳喂养;最初6个月内应该以纯母乳喂养[5]。
包裹着资本利益和殖民商业的奶粉神话渐渐被消费者所察觉。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西方兴起了诸多反对奶粉公司、抵制奶粉销售的民间运动,认为奶粉行业以牺牲婴童健康为代价进行牟利,并呼吁母乳喂养。
面对挑战,奶粉公司转而向非西方世界开辟新市场,新兴的工业社会有着上升的购买力和对全球现代性的向往,是完美的目标客户群。“跨国经营的奶粉大企业,骗不到西方妇女的钱,只好转移阵地,来骗骗咱们第三世界的母亲。”台湾作家胡美丽在《一暝大一寸》(1985)中写道:
“二十年前,母亲喂奶的镜头到处可见。公车上、榕树下、骑楼边,只要娃娃饿了,母亲就把孩子拥入怀里,让他饱餐一顿。二十年后的今天,大部分的医院通常连问都不问,就径自给婴儿喂牛奶,更别提鼓励产妇哺乳了,喂母奶倒成了‘非正统’的异数。”
时至今日,这样的情况仍在发生。以越南为例,“国际乳企会投入几十亿美元进行奶粉广告营销,从而迷惑消费者,让许多母亲觉得母乳不如配方奶”[6]。即使是在母乳喂养意识浓厚的中国,“目前,六月龄以下婴儿纯母乳喂养率依然低于政府设定的50%的目标。”其中,国内外的“母乳代用品营销攻势猛烈”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21)[7]。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