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东莞 > 互联网 >

专家速评算法推荐新规:流量造假、大数据杀熟等行不通了!

  8月27日,据“网信中国”微信公众号,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就《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推荐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本次《征求意见稿》所涉的范围非常广泛。《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所谓的应用算法推荐技术,是指应用生成合成类、个性化推送类、排序精选类、检索过滤类、调度决策类等算法技术向用户提供信息内容。

  这也就意味着,几乎所有依靠算法提供服务为商业模式的互联网公司,都在监管范围内:今日头条、抖音等信息流平台是业内公认的算法驱动平台,即便微博这类用户生成内容(UGC)平台上同样有信息推荐算法,而用户在微信朋友圈内常见的信息流广告,亦是推荐算法的结果。

  此外,包括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滴滴、美团、饿了么等公司也都有浏览相关的算法推荐。

  那么,这类公司具体会受到怎样的监管?

  No.1 不得实施流量造假、流量劫持

  《征求意见稿》中第十三条规定:算法推荐服务提供者不得利用算法虚假注册账号、非法交易账号、操纵用户账号,或者虚假点赞、评论、转发、网页导航等,实施流量造假、流量劫持。

  在互联网生态中,流量造假“毒瘤”已久。2018年,“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流量造假事件引发关注,2019年6月,操纵该事件幕后推手“星援”APP被查。

  根据今年3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星援”APP开发者蔡坤苗判决书披露,该事件中,蔡坤苗控制多达19万个微博账户(俗称“小号”),以“黑客”方式入侵新浪微博数据库,获取不登录新浪微博客户端即可转发微博博文的功能,通过自动批量转发的方式,在短时间内刷出惊人的转发量。

  此外,在当前火热的直播电商领域中,也不乏流量造假等现象。新华社2020年曾报道,山东临沂电商从业者孙玲玲,在某电商平台经营一家销售糖果类产品的店铺,一个月里,孙玲玲找了多位带货主播,这些主播粉丝数量都超过百万,但几乎每场带货都以赔钱收场。因此,当下对流量造假的规范是有相当的必要性的。

  No.2 不得操纵榜单、控制热搜

  同样是《征求意见稿》中的第十三条指出,不得利用算法屏蔽信息、过度推荐、操纵榜单或者检索结果排序、控制热搜或者精选等干预信息呈现,实施自我优待、不正当竞争、影响网络舆论或者规避监管。

  事实上,热搜是舆论的集中场,理论上而言应当代表当下舆论最关切的问题。然而,其后台算法假若被少数人利用,从而出现操纵榜单、控制热搜的情况,进而制造舆论热点,无疑会消耗民众及社会公共资源对热搜的信任。

  当前,国家对控制热搜的关注与行动正在进行中。2020年6月10日,新浪微博被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这次更是少见地点明了约谈原因,是针对微博在蒋某舆论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以及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同时,新浪微博被责令立即整改,暂停更新微博热搜榜一周,并从严予以罚款。

  No.3 不得诱导未成年人沉迷网络 

  《征求意见稿》中第十六条指出,算法推荐服务提供者不得向未成年人用户推送可能引发未成年人模仿不安全行为和违反社会公德行为、诱导未成年人不良嗜好等可能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信息内容,不得利用算法推荐服务诱导未成年人沉迷网络。

  当下,未成年人将使用网络视作生活的一部分。手机、电脑、智能手表、机器人以及各类智能家居终端不断更新,各类应用软件、短视频平台、社交媒体等广泛应用,为未成年人营造了随时随地的上网环境和沉浸式体验。

  与此同时,相关方对未成年人网络沉迷的引导和预防治疗不够。例如,一些游戏开发商专门研发门槛低、互动性强、奖励诱惑多的网游;一些网络视频平台不仅缺乏针对未成年人的内容分级,更是通过“算法推荐”“奖赏反馈”等成瘾机制的设计,让一些未成年人“根本停不下来”。

  更有观点指出,游戏和短视频平台成为“精神鸦片”。由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小学生短视频使用特点及保护》调查报告显示,近7成的未成年人使用过短视频,并且3成多的未成年人认为青少年模式没有用。

  中国社会治理研究会副会长、数字治理分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互联网发展研究院院长李韬认为,“算法棱镜折射下的片面世界消解了主流价值观,助长了泛娱乐化、猎奇、庸俗、低俗、恶俗;互联网内容迎合式算法推荐大行其道,‘信息茧房’和‘回音壁’形成网络极化,造成未成年人群体内部的封闭化和外部的圈层化。这些问题对未成年人构成了现实的和潜在的威胁与侵害,免予这些侵害是未成年人的底线权利,也是实现未成年人可持续发展之基。”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